展会策划之超维震撼亮相2014深圳礼品展

上琳医院执行长陈淑芳:秉持善念才能实践医疗价值

时间:2021-10-04 22:01

位于高雄前金区的上琳医院,是当地唯一一间收治呼吸重症病患(BiPAP)的基层医疗机构,在教学医院人满为患、地区医院逐渐消失的现在,愿意承担下重症病患后期照护重担的背后,是执行长陈淑芳对医疗的一份使命感。

经营医院看似风光,但对小医院来说其实生存不易。“你知道吗?未来5年之内,在高雄像我们这样的地区医院,应该剩不到两间了。”看著病房里仰赖呼吸器的病人,经营医院二十多年的陈淑芳,面对严峻的大环境,依旧记挂者这些重症与末期的病人和家属,不断思考如何可以做得更好。谈到最初创业的起心动念,她坦言其实是因为经济压力,原先一直从事且热爱的护理师工作,不足以支撑她一人扛起家中的经济重担,而自行创业是她不得不做的抉择。

成就事业 也反思医院存在的意义

在寻找创业契机的时候,陈淑芳回想起自己在长庚医院担任护理师时看到的痛点。“需要依赖呼吸器长期照护的病人,除了大医院的加护病房,就是要进入安养机构安置。如果我能创建一个同时符合重症、呼吸照护与长照需求的医院,那会是很好的机会。”这个想法让她成功地打造了第一间医院,在得到了病患与家属的肯定之后,她开始陆续辅导其他医院转型,事业最颠峰的时候,旗下共有五间医院之多。

在为事业打拼的过去十年间,已转换成企业经营者角色的陈淑芳,内心仍保有“护理师魂”,这使得她时不时地反思,什么才是医疗的真正价值。她想起,过去在加护病房,每每看见那些意识清醒但呼吸衰竭的病人,因为不想插管度过余生,喘不过气的挣扎面孔,心中就很不忍。“医院存在的目的是要照顾病人,不能只考虑获利。”

这个想法像是唤醒了陈淑芳心中最柔软的一块,于是早在20年前她不惜引进造价昂贵的BiPAP口罩式呼吸器,就是为了让呼吸重症但又意识清醒的病人,能得到更舒适且人道的照护。“BiPAP健保给付低、又需要大量的医护人力,其他地区医院根本无力也不想引进。但我希望在我医院的病人能得到最好的照护,也希望让末期病人能有另外一种善终的选择。”

回归初心 坚持给病人最好的照顾

图/陈淑芳与共事20年的工作伙伴,上琳医院护理长韩玮倩(左)。

和她一起工作将近20年的上琳医院护理长韩玮倩,对于陈淑芳这些年对病人的付出与善行深深看在眼里。“执行长做的任何事,都会以良善为出发点。”像是长年资助家扶基金会,更与创世基金会合作,收治需要照护治疗的植物人,请最好的看护却仅收取500元微薄的尿片和看护垫费用等,都是不以营利为考量。

“对于经济能力贫乏的病人家属或是游民街友,执行长也总是自掏腰包帮忙垫交医药费,更经常收治许多其他地区医院不愿接收的病人。”韩玮倩说,在替第一线医护人员做好万全的保护措施下,执行长也收治被各个医院踢皮球的爱滋病患,只因为她认为每个人都该享有同等的医疗权利。

经营医院至今,陈淑芳认为自己最大的成就感来自于良好的医病关系。她笑说,“有家属会远从花莲开著卡车来高雄送大西瓜给我们,还有从台南载过来活跳跳的虱目鱼,虽然这些东西并不昂贵,但是都是难以言喻的心意。”她也常和家属说:“你们要成为我的眼腈,要常常来探视亲人,也要时刻提醒我哪里可以做得更好。”永远以温柔慈悲的眼光体会病人之苦,是她不断提醒自己走下去的动力。

图/透过装饰的巧思,上琳医院希望为病患与家属创造出节日的温暖氛围。

携手合作 才能翻转基层医疗困境

创业前10年埋头冲刺事业,后面10年陈淑芳有了新的体悟。“我一直在思考自己还能为社会、为医疗做些什么。我有两百多个员工,我对他们也有责任,如何为医院做到永续经营,这是我现阶段的目标。”

她认为,唯有自己不断成长,才能为医院注入创新能量。因此她先后到中山大学与台湾大学进修、读博士班,也感激这两间学校滋养了她,给予她新的管理思维,更为自己的医疗事业打开了另一扇窗。有鉴于智慧医疗是未来趋势,陈淑芳正利用所学并结合学校、医院、社区等资源,积极建构一个医疗智慧云系统,提供长者更便利与贴心的照护回诊服务。而未来她更计划将智慧云50%的盈余回馈给社会,帮助更多的人,为社会创造良善的循环。

“很多同行的前辈常问我,经营医院的秘诀是什么? 其实就三个字“同理心’而已,站在家属和病人的角度思考,什么是对他们最好的,这才是经营医院的价值。”她相信良善是翻转医疗价值最美好的力量,也希望透过她的理念传递给更多有影响力的人,一同携手让台湾的医疗环境变得更好。

图/经营医院的秘诀是“同理心”陈淑芳坚信著。